热点:地点 门票 男子 杭州 时间 北京 中国 浙江
首页 > 女性 > 健康情感 > 正文

杭州广仁医院苏晓君主任自传:不忘来路 不改初心

广仁微创手术中心手术成功率100%得到了关注。2015年2月,我非常荣幸受邀参加浙江省钱江频道节目《浙江名医馆》,但是我回绝了。虽然我在不孕不育方面也被冠上了许多“专家”、“名医”的名号,在业界也算是小有名气,微有赞誉,但仍然不敢让自己掉以轻心。手术排班很满,每天都会有3-4台。我只是希望为不孕不育病人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2015年春天我在杭州周边郊游

深知不孕不育痛苦 姐姐身陷其中

我出生在吉林省延吉一个农村。家里有一个姐姐。70年代初冬天的温度在零下25摄氏度,姐姐为帮父母做农活,没少吃苦。14岁时候知道了姐姐不能生孩子。出嫁4年每天都几乎以泪洗面。有过自杀的念头。很心疼姐姐,最终还是被那家人赶出家门。

1985年我从长春白求恩医学院毕业。开始真正的接触不孕不育患者。我每天都会提前半个小时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利用这早到的半个小时打理自己养的吊兰。这个习惯保持了30年了。有人说医生当久了,对待这个世界也会温柔很多。我开始没觉得,在日积月累的临床医学生涯中,在迎来送往的每一个不孕不育患者的岁月里,我渐渐发觉了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因为懂得,所以慈悲。而作为医生的自己,在这几十载的寒暑交替里,看过了多少家庭的悲欢离合,目睹了多少病人在痛苦与绝望中走过,每一个病人同病魔挣扎斗争的眼神,每一个家人看到治愈的儿女时喜极而泣的泪花儿,已然全部烙印在我那颗跳动的心灵上,让她渐渐变的更加温热,更加慈爱,又怎能不对这个世界日渐温柔起来。我细心的打量着桌边的每一颗小生命,就像在细细照顾着我的每一次就诊的病人。

我放在办公室的吊兰

不能感同身受 但是不忘初心

一天当中10个小时甚至更多的时间我是呆在手术室里的。有时候一天当中太忙了也会忘了去吃饭甚至回家的时间。手术室有些画面不断的冲击着我的理智,有时候太残酷,太无情,甚至不给人留有争辩的机会,现实就在面前,像是被扔到了五指山下,只能眼睁睁看着来来往往,咿咿呀呀。我把我所在手术室经历的的一些画面写下来,给大家分享一下。

故事一:

“巧克力囊肿不是什么大毛病,除了痛经以外没有这么其他影响。”这是小苗对巧囊的理解。住院时只知道她是因为巧囊入院的,后来询问病史才知道结婚两年没有怀孕,也希望借着这次住院就一同解决了。术中,双侧卵巢巧囊大小都比鸡蛋还要大一些,更加关键的是巧囊有个坏毛病就是在表面不断的引起炎症,进而导致粘连,各种不同程度的粘连让腹腔看上去很像“盘丝洞”。

我与我的团队在手术中

手术并不顺利,原因很简单,输卵管、卵巢及巧囊紧紧粘连在一起,手术做下来,要么损伤输卵管,要么影响卵巢功能,更严重的是就算保留下来输卵管,以那种粘连程度几乎也没有功能(不通),而且双侧的情况都不乐观。

找家属签字,是小苗的婆婆来签字,一再地问还能不能生孩子,甚至没有问病人手术中的情况。我知道如果切除双侧输卵管会给这个家庭带来的后果。不忍就这样放弃。

我决定试一下在输卵管上宫角植入术,采集患者输卵管伞端部位组织,将输卵管粘连堵塞的部位切除进行缝合使双侧输卵管恢复输送受精卵功能。这个手术持续了5个多小时。患者宫角组织也有少许积水情况,我跟团队试了20次寻找更好的组织代替。手术下来,我的助手小蕊说帮我擦汗用掉了两包纸巾。

术后,病人清醒后问小蕊她还能不能怀孕。小蕊告诉她如果你不是找的苏主任,输卵管切了就是切了,不会再用5个小时帮你重新“造”一个输卵管。4个月小苗给我的助理打电话报喜,我并没有在场,但是衷心祝福。

回想这次的治愈经历,究其完美谢幕背后的原因,一方面少不了自己从医多年的经验,以及自己在医学上对于不孕不育的理解,另一方面,也得益于前期和患者情感上的沟通,从而能够和患者更及时获得患者的身体情况。

故事二:

看到她的诊断书和检查单,是宫外孕。受精卵停在了一侧不走了。腹腔镜进去,一肚子的血,把血吸干净后看到输卵管破了大口子,手术很顺利,只是其中一侧输卵管都没有了。宫外孕一次之后由于手术原因很容易引发另一侧也宫外孕。这次我检查了另一侧输卵管情况。果不其然,另一侧是通而不畅的。同房之后80%的机会会再次宫外孕。

跟家属交代的时候,她丈夫满眼血丝,头发贴在满是汗的额头,眼镜松松垮垮的挂在脸上,他不得不一边问妻子的情况一边推眼镜。我很高兴我多检查了一下另一侧输卵管,很高兴挽救了这个家庭。因为4个月以后她们传来了喜讯。

故事三:

小圆,决定了,她要把这孩子生下来,就算肿瘤恶化,就算疼到神志不清。

她是一位卵巢癌患者,发现时已经是中晚期,最好的治疗方案就是肿瘤细胞减灭术+化疗,可是生命的顽强就是这样的令人敬畏,检查发现时小圆已经怀孕5周了,现在是最好的治疗时机,为了保命,应该以治疗为重。

她知道的太多了,卵巢癌的五年生存率,手术的愈后,化疗的影响……她都清楚的知道,那是一条孤独的路,当她决定要把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是反对的,但是这条孤独的路上,她有了伴。

癌细胞随着宝宝的成长扩散的机会是70%。不使癌细胞扩散的唯一方法就是切除卵巢。这种情况在国内是很罕见的。国内尚无治愈的首例,国外虽有先例,但资料极缺,且代价极高。我接下来这个成功率不高的手术:在保证胚胎安全的同时切除卵巢。后来证明我用了6个小时,需要非常小心翼翼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差错。手术比想象中要成功。

孩子在28周的时候剖腹产生出来了,小圆的肚子像是个卖相不好的土豆,但是,她笑的很开心,是一位好妈妈的模样。

还有很多这样的故事,比如多囊卵巢综合征的小萍,先天性子宫发育不良的小方……起名字这件事情我不太擅长,但是,这些故事我倒是会记得很久,到现在也还记得她们希望满满的脸。有时候我们不知道挡在孩子和父母之间的是什么,可能是张纸,也可能是座山,捅破纸,透过光,爬上山,成了仙。

爱在心中 术才强硬

医者父母心,作为一名不孕不育临床的医生,我更加感同身受这句话。每一个我的病人成为母亲的时候,我一样感觉到那个刚出世的小宝宝就是自己的孩子。我是一名治疗不孕不育的医生,同时也是一位妈妈,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性。抛开职业的角度来讲,有时多么希望这世界不再有不孕不育这回事,不再有女孩被夺去做妈妈的权力,不再有女孩失去扮演这一神圣光荣的角色的机会。然而,这和希望世界和平一样,是个可望而不可求的美好愿望。上帝和撒旦不会只有一个存在。站在职业的角度来讲,我所能做的就是更努力的去充实自己的临床经验,去更深入细致的了解不孕不育的机理,从而在面对下一个病人的时候,依然能够自信的说出来:你会是个很棒的妈妈!

叶紫 友情提醒:投资需谨慎!不要盲目投资。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

责任编辑:zj008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企业合作:270619162#qq.com (#→@)

Copyright © 2000-2012, zjrxz.com. 浙ICP备14025871号-1 All Rights Reserved